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父一百五十六章 夸父一族(上)

作者:九城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图腾柱对周围迷雾的克制,也使得徐长青入城后落在身上的法力压制减弱了不少,已经能够施展出一些小法术,其中尤其以和大地法则有关的土灵、木灵之术最为突出。

    感觉到身体变化的徐长青微微闭目,手掐法诀,施展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通灵法。

    虽然通灵法只是道家用来沟通天地之灵的基础法门,几乎每个踏入修行之门的人都知道,是道家最简单的法门之一,但放在此时此地,这门道法的作用却一点也不简单。

    当施展出了通灵法之后,徐长青便感觉到了周围图腾柱中残存的那一丝灵性,这一丝灵性乃是过去定居此地夸父一族的精神灵性,也是化身图腾柱的夸父战士残存的一丝真灵。虽然只是残存的真灵,甚至不具灵性,但其中蕴含的洪荒生灵那种厚重、浩大的精神气息依然令到徐长青的神魂倍感压制,就犹如高山仰止一般不由得产生出一种渺小感。

    徐长青并没有因为神魂被压制而撤去通灵法,依然用通灵心神感知着这些图腾柱,并且通过图腾柱之间的共鸣现更多、更远的图腾柱。

    片刻过后,徐长青就将这个植物实验场中他所能够感知到的图腾柱尽数找到,同时他也通过图腾柱的覆盖范围,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实验场的面积有多大。

    只是,在稍微了解了一下实验场的面积后,徐长青又不禁感到疑惑。

    因为他感知到的图腾柱数量就有数千根之多,这些还仅仅只是依旧残留了一丝真灵的图腾柱,那些在岁月中、在战祸中被彻底毁掉的图腾柱只怕是更多。可就单单这些可以感知到的图腾柱就已经覆盖了方圆四百多里的地界,按照估算的话,至少这个数字还要再加上一倍甚至两倍,才勉强可以看做这个植物实验场的占地面积。

    然而,让徐长青感到疑惑的是这个实验场的真实面积却与他在城墙上所见的面积有着极大差距。

    如果是整个南天门巨城的面积估算都出现的差错倒也罢了,毕竟类似咫尺天涯、芥子须弥之类蕴含空间法则之力的神通在上古洪荒时期并不少见,像南天门巨城这样的天庭门户布置下这类空间法则大阵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可问题是在徐长青进入巨城后到这个植物实验场之前所走过的地界全都和他在城墙上所见景象相合,唯独进入实验场内部才变得有所不同起来,其中自然吧也就透露出几分古怪来。

    徐长青也在想如果不是自己的通灵法出了问题,感知到的这些图腾柱数量出现了错误,那么就很有可能是这个实验场内存在类似小洞天的天地阵,令到整个实验场的实际面积远远大于肉眼所见的面积。

    在得出两种解释后,徐长青又沉思了一下,虽然有关小洞天天地阵的解释很附和眼前的情况,并且也让事情变得简单得多,但他却更倾向于自己通灵法出了问题这个解释。

    这并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法术不自信,而是因为从进入南天门巨城的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古怪气氛,面对残存有洪荒大能神通的巨城遗迹,别说是他现在这具凡人肉身了,就算是金仙本体来了,也不敢肯定自己施展的法术不受任何影响。

    除了对南天门巨城内蕴藏的那些无法感知到的残存力量心存顾虑以外,感知到的图腾柱那数千个的数量也是让他心存怀疑的原因。毕竟根据镇元子的残存记忆,哪怕是夸父一族最强盛的时期,最大部族内树立起来的图腾柱也没有过一千根,而那个部族所掌控的地界遍布方圆万里之遥,远不是现在这数百里可比。

    如果用夸父一族已经衰落,制作图腾柱的要求也自然降低到了极致来解释,倒也能够解释过去,但从现在徐长青身边这根图腾柱的情况来看,经历了洪荒时期毁灭南天门巨城的战乱、又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岁月侵蚀,这根图腾柱内依然能够残存一丝真灵气息,并且各个保存下来的图腾柱还能够通过这种气息形成一个阻挡迷雾的封界,可见这些图腾柱的制作程序和用料绝对没有降低太多,至少不会出现普通夸父族人的脊椎骨来替代夸父战士的脊椎骨这类事情。

    因为对自己通灵法感知图腾柱的方法有所怀疑,所以在徐长青心中通过共鸣反应感知到的图腾柱位置自然也就做不得数。只不过有一小部分距离他现在位置不远、且能够直接用通灵法感知到的图腾柱,他依然没有否定,并且沿着普通人容易走的路线,朝最近的一根图腾柱走过去。

    在见到图腾柱之前,徐长青或许还对纳粹残党找到的定居点是这个植物实验场表示一丝怀疑,但见到了图腾柱之后,那一丝怀疑已经差不多消散了。这主要是他之前从那名纳粹残党的尸体身上找到的日记本中,在描写定居点周边环境时,附上了一副图腾柱的素描图。虽然日记上面所画的图腾柱和他刚才所见的图腾柱大不一样,但其中一些符文、法咒等核心内容却都一样。所以如果整个南天门巨城内没有第二处夸父一族的安身之处的话,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那些纳粹残党的定居点就在这里。

    在之后6续沿着一条适合普通人通行的小路向更深处行去,又经过了五根图腾柱后,徐长青见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事物,一大片被清理出来、并且种上了小麦等作物的农田。

    既然现了农田,那么这里距离那些纳粹残党的定居点自然也就不远了。

    只不过,此刻徐长青却放慢了脚步,更不时的停下来,从农田中采摘一些小麦,将其放在手中反复查看,眉头也逐渐皱了起来。

    这些小麦从表面上来看,保存非常完好,每一粒都非常饱满,绝对是最上品的麦种,但问题是这些小麦却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一片死物似的,而这种情况也和之前见到的那具尸体完全一样。

    植物没有了生气就会枯萎**,人和动物没有了生气就会死去腐烂,这是自然界的生死法则定律。然而,在这座南天门巨城中,这个自然生死定律却被一种无法感知到的力量给打破了,生气消失了,废气却并未产生,万物既不会生长,也不会腐朽,只会以一种近乎时间停顿般的状态长久存在着,或许直到这个天地消失才会与之一同消亡。

    “不朽?”徐长青随着心中所想,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并且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要点。

    只可惜,那一丝灵感只是在他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下,让他产生了一丝感觉,却并没有带来更多有用的东西,就消失不见了,让他没有办法继续沿着这一丝灵感探究下去。

    徐长青将脑子里莫名产生的灵感搁置到一旁,继续沿着这农田边缘向前走去。从农田的格局来看,很显然布置这一切的人应该也现了那些图腾柱蕴藏了一些神秘力量,所以每一亩农田的边界都是以一根图腾柱作为边界标识,这让徐长青很容易就把握住自己现在的位置。

    随着农田不断接近纳粹残党的定居点,田边小路上和普通人生活有关的各类痕迹也就越来越多,比如耕田用的犁、挖渠用的锄头等等,只是让人感到奇怪的就是所有的农业用具全都是人力驱动的用具,包括剥谷机都是那种人力剥谷机,没有一个汽油或者其他能源驱动的工业收割机器。

    按照当时德国的工业水平,各类农业机器应该很容易制造出来,虽然那种大型的机器无法通过佛罗伦萨地下的星门神阵,但那种小型的收割机和打谷机等等应该还是可以送过来的。可现在却没有现任何农业机器使用过的影子,那么除了那些纳粹残党忘记了还有农业机器存在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以外,更大的可能就是他们现这个天地不允许工业类的机器存在,即便有机器送到这里,也因为天地存在的无形法则之力而无法使用。

    或许是为了证明徐长青的推测,很快他就见到了一台丢弃在路边的小型收割机。从收割机上落下的灰尘和皮带等部位的磨损程度来看,这台机器从出场以后就没有被使用过,拧开油箱盖子,还能够看到里面装满了柴油。

    徐长青很快又感觉到柴油周围竟然没有一丝火灵之气,为了测试他的猜想,他试着从太阳神神皮中调用一股神力,在指尖制造出了一团火星,将其弹入到了油箱里面。原本应该立刻起火爆炸的油箱却没有一丝动静,太阳神力凝聚而成的火星也没有立刻熄灭,反倒像是一朵红花似的,漂浮在柴油上。

    “果然如此。”通过太阳神力凝聚的火星,徐长青感知到了油箱里面的柴油并没有生任何质变,但却像是失去了一切活力一样,令火焰无法燃起。虽然有些不太恰当,但徐长青却感觉这些柴油的状态似乎和之前的尸体以及田里的植物一样都没有了生机,哪怕柴油只是一种不可能有生机的死物。

    :访问网站( 九流闲人 http://www.blxs8.com/8/8023/ bl小说吧手机版m.blxs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